根据最新人口普查数据,我国0-14岁的儿童总数约为2.2亿,占总人口的16.60%。而按城市人口在总人口的比重推算,城市儿童则约为1亿人。面对一个基数如此庞大的人群,我国城市空间设计如何赋权儿童,让儿童自由表达对城市的建议并做出决策?面对城市空间这样一个复杂的庞然大物时,孩子如何能参与到社区和社会生活当中?这样的问题对于设计师和管理者来说,永远是个抽象又头痛的难题。

t012003a4c9d9e9c148

 

空间设计

在诸多城市空间中,儿童乐园无疑是聚焦为儿童群体提供休闲、娱乐的专属场地,总体分为室内、室外两种形式。然而,作为城市及商场内儿童到访率较高的空间,我国儿童游乐园地设计也暴露出不少痛点:

游憩设施品类、功能、外型、互动方式过于单一

色彩千篇一律,缺乏多样性审美,儿童无法感受到舒适自然

缺乏儿童关联性、认同感,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设计

针对这些现实存在的问题,儿童行业资深人士推导出儿童游乐场地设计升级的一些可探索方向,例如:

调动场地本身特质与使用者的互动性

完善儿童跑跳区域的规划

增加富有挑战性的互动装置

用创意配色塑造友好型氛围,紧紧抓住儿童目光

合理规划鲜明的功能区域

而在全球范围内,创新形式的儿童游乐园作为专业化的儿童休闲空间已进入大众与政府的视野。推翻固定设施堆砌、功能性单一的老派游乐园模式,本文搜集整理的多个国内外设计案例告诉我们,能够培养儿童各种能力(如动手力、冒险力、想象力、人际交往力等)的游乐场地才是现在大众真正的需求

西方发达国家很早就关注到儿童活动空间的建设,1992年联合国儿童基金提出的“儿童友好型城市”,以及199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人居署共同制定和提倡的“国际儿童友好城市方案(CFCI)”,从根本上推动了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建设。 

儿童友好型城市不只是一个空间上的课题,更是一个城市系统的建构,包括家庭与学校教育、公共与福利政策、都市功能服务体系、儿童产业发展、金融创新机制等多面向的综合挑战。 

微信图片_20190626111608

如何理解儿童友好?我们发现,儿童友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充分考虑不同年龄儿童的心理需求,在布置区域内公共活动空间与设施时,根据儿童不同年龄或性别的需求差异,提供多种属性与功能的空间和场所。

当多个儿童友好型空间逐步形成网络,塑造不同规模和层次的、步行可达的儿童户外、室内游乐园场地,会大大提升城市空间对儿童的吸引力,从而也提升了人居环境的魅力。

通过户外及室内两个维度的儿童游乐场案例,展示符合未来趋势的“儿童友好型”的玩乐空间设计思想。

 

户外儿童游乐场

 

哈佛大学的加德纳(Gardner)教授指出,运动技能、空间感和创造力是儿童教育中最为重要的几个方面。而户外环境为培养这些能力提供了最佳条件。对于少年儿童来讲,户外环境所提供的大型游具与更多样的活动可以提高儿童的身体素质、身体协调性、创新能力及社交能力。

 

每一个户外游乐空间,往往都包括以下的一些设计要素:入口、阴凉处、公共聚集区域、自然野生公园、户外艺术、多用途场地、硬地游戏教育元素、可参与的安全游戏设施、创新游戏元素等。我们发现,少年儿童开放空间设计的衡量主要标准包括可达性、安全性、游憩质量以及多功能性。 

微信图片_20190626114613

可达性 

绿地。特别是作为小朋友玩耍的场地的绿地,一定要临近居住区布置。随少年儿童年龄的不同,距离逐渐增大。德国的城市规划明确指出,学龄少年儿童适合的距离应为300~400m,而12岁以上的少年儿童,由于能骑自行车,该距离可延伸到Ikm,婴幼儿的活动场地应该设在父母的住宅周围。 

该标准旨在建造合适的公共开放空间网络。通过建造并联通满足不同年龄层儿童的场地需要,让少年儿童在成长过程中有更多机会到家以外的地方。

安全性 

这项标准更多的要求建造安全的人行通道和自行车道,甚至认为这比建造活动场地本身更为重要。无论距离远近,有了安全标准,家长才能放心让儿童自己去探索家附近的地区。并且这些场地最好能避开马路。 

具体公共开放空间设计要避免特定使用群体间的冲突,最好的办法就是提高公众的可见度,这样能造就一定的“社会控制”环境。此外,不同特质的环境景观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儿童也有着不同的安全度。 

游憩质量 

让人觉得舒服的场所具有更高的游憩质量,少年儿童心目中的高质量游憩场所要能进行体育活动。游戏和休息能结合,空间的开敞和围合能适度,同时能离开成人的控制。这些地方应有适当未经人为修饰布置的自然物件,这样平日被忽略的草木、枯枝远比精心修护的园林在儿童眼里要更有趣味得多。 

多功能性 

开放空间应被设计成多种用途,特别是少年儿童玩得比较多的地方,功能更要随着使用者的改变而改变。在季节和天气变换的因素中考虑到活动场地能适合儿童多种活动的交替开展。这样在城市开敞空间的设计中遵循多元交混原则以达到空间环境高效率使用。 

主结构体外立面叠加玩乐属性装置设置

抓住材质架构特点与点线面要素,设计攀爬互动装置、滑梯、楼梯、吊绳等,增强与儿童的互动性。

【案例】 格列佛公园,西班牙瓦伦西亚

微信图片_20190626105407

设计团队:Rafael Rivera、Manolo Martin、Josep Vincent

设计亮点:大名鼎鼎的格列佛公园是由多位艺术家、设计师创作设计的。根据乔纳森·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记”为灵感,将格列佛著名的卧倒形象以长70米,高近9米的尺寸放在了公园的正中央。

半开放空间与纺织装置的结合

搭配有趣味性的蹦床、爬绳、障碍物、网道系统等,按照高低起伏的变化儿童进行攀爬、游荡、跳跃,挑战其高度和灵敏度。

【案例】Woods of Net playground,日本箱根

微信图片_20190626105321

设计团队:Teazuka 工作室

 设计亮点: 整个内部网状结构由Teazuka纯手工编织而成, “垂球”也成为世界上新兴游乐场设计之一。

特殊材质架构新颖的儿童跑跳区

跑道、球类、营地的设计可以增加孩子对于体育运动的热爱,让孩子享受最自然的游乐场地。

【案例】 “学校村”校园游乐场,丹麦图鲁普

微信图片_20190626113347

设计团队:MUTOPIA工作室

 设计亮点:形似山墙式的房屋,唤起了乡村生活的乡间情趣。

室内儿童游乐场

对于一些四季分明或者环境恶劣的国家及地区,室内的儿童游乐场更容易被大众认可。相较于室外的场地,室内儿童游乐场可与商场、博物馆、酒店、餐厅、电影院等公共空间相结合。室内儿童游乐场的空间会存在局限性,所以需要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和互动性。

每个项目的互动装置都要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处于好奇心强的阶段,孩子们愿意不断探索,攀岩类、蹦床类装置都是值得参考的元素。

采用富含跨界材质、颠覆传统的互动装置

【案例】ColumbusCommons,美国印第安纳州

微信图片_20190626105429

设计团队:luckey climbers

 设计亮点:卢克登山者专门创造了定制和独特的儿童攀岩结构,他们探索并将游乐场提升到一个独特的水平,以吸引世界各地儿童的想象力和奇迹。

用色彩、图案、娱乐IP等元素建构友好型氛围吸引孩子目光

例如粉色、橘黄色、蓝色、绿色等鲜亮的颜色,或是可爱的卡通形象,会让孩子认为没有攻击性,放下防备心理。

【案例】 布鲁塔利游乐场,伦敦

微信图片_20190626105520

设计师:Simon Terrill

 设计亮点:项目借鉴了一些伦敦历史悠久的庄园里的游乐场,通过一种安全的方式,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抽象的玩乐环境。

大胆、鲜明地用多种材料分隔功能性区域

相较于分散的布局,将可能会出现的休闲区、观赏区、活动区进行合理化的排列、分布,可以提高孩子的逻辑性。

【案例】 室内游乐场,葡萄牙诺德斯奇

微信图片_20190626105622

设计团队:葡萄牙达斯工作室

 设计亮点:为寒冷地区的儿童设计的一个室内游乐场。受彩虹的启发,将玻璃制作成了七彩的颜色,同时根据城市的地域分布,将这些景观元素带入到设计中:小山、房子、树木、湖水。用抽象的形式鼓励孩子们去寻找新的意义。

1561521089-1

引  述:

室内儿童恒温水上乐园的出现,虽然在功能区域划分、游乐设施选型、色彩搭配上较传统室内儿童乐园有较大进步,但是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在充分满足功能分配的同时,色彩搭配还要更富有创意,跳出成人的思维,以儿童的视角来构勒布局,在游乐设备设施的选型上,要大胆的选用新的元素,满足不同年龄儿童跑跳爬蹦等的多元化需求。未来已来,作为儿童行业的从业者,我们任重而道远,设计建造更新颖、更富有创意、更具有可玩性和挑战性的儿童水上乐园是我们每一个从业者的责任。济南星力儿童水上乐园厂家,将继往开来,继续引领室内儿童恒温水上乐园行业不断向前发展。正如华为5G时代的强势崛起,使得我国在通信技术领域赶超了西方,未来“儿童友好型”儿童水上乐园及儿童游乐场我们也定能超越西方。因为正如强势崛起的中国,我们更懂得整合、更懂得借力、更懂得创新和突破!

【儿童水上乐园】儿童水上乐园“友好型”发展方向

2019-06-26
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